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
长篇小说:坐棺

2019-09-12 作者:情感专区   |   浏览(199)

我遇到过一辆马车,上面装满了金黄的草料。一匹并不高大的黑马拉着它从我身边呼啸而过。

引子

我伸出手想把它拦下,我太需要走出这里。我想去看高山,看河流,还想看夕阳下的船影,看青青的柳枝,看水中的花瓣……

“吁——吁——快停下!快停下……”

可是它来得太快,去得太猛。我拽住了他的车辕,就差那么一丁点儿我就成功了。可是车辕太滑了,我的手打了个秋千,跌坐在地上。

“嘻嘻……驾——驾——快点跑!快点跑……”

我蓬头垢面,掩着面低声而泣。后来我的哭声越来越大,逐渐变得凄厉。

这是干嘛哪?一个喊吁,一个喊驾,吁是停驾是走啊,这当然是对马说的,马闹不懂了:玩谁哪?你俩儿我该听谁的呢?这到底是让我停呢还是让我走啊?

我多想那远去的马车能听到我的声音。幻想他能原路返回,出现在我面前,我甚至不止一次,在边哭边想,那匹黑马拉着那辆车,正喘着粗气,喷着唾沫星儿,温顺地在我的脚边啃着青草。可是,它再也没有出现过,直到天色微亮。

不好了!一挂大马车正在冻出白茬的柏油小马路上疯狂地奔跑,拉车的是一黑一白两匹马,马车上装着一口黑漆漆的大棺材,棺材头上坐着一个小男孩儿,他一身的重孝啊!正在起劲地挥舞着手里的招魂幡,和车老板对着来,车老板喊“吁”他喊“驾”,让惊马拽着马车跑得更快,他、他这不是找死吗?

后来,我再也哭不出声音了。太阳升起来的时候,我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,回家去了……

糟了!就在这时,马车前面几十米处出现了几个小学生,他们被惊马吓呆了,傻傻地站在柏油路中间一动不动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怎么办?惊马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,用不了分分钟就会冲到小学生那里。

车老板也吓坏了,拚命地拉扯缰绳,手都勒出了血,“吁、吁”的把嗓子都快喊破了,可是没有用,惊马根本不听他的,仍然拉着马车向前冲、冲,速度没有丝毫的减慢。

危急关头突然有人喊了声“停!”

啊!是导演?惊马停了?想哪去了?这又不是在拍电影,这是我在写小说。

惊马根本没有停,这个时候天王老子喊停它也不会停的。不过,真到了危急关头一定会有人出手解救的。不然,真让惊马撞了孩子,我的罪过就大了!因为,那个和车老板对着干的熊孩子就是我!

故事正式开始。

那一年,傻帽儿的我只有八岁。

季节:数九寒冬,天冷得邪虎,足有零下20多度;时间: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某个早晨。

故事刚开始没那么激烈,那挂大马车在冻出白茬的柏油路上不紧不慢地行进着。拉车的是一黑一白两匹马,好像主人早起没给喂饱,慢条斯理地踱着方步,作为本部长篇中二号主人公的我,坐在马车驮着的那只大木匣子上(其实那叫棺材,都怪当时我太小,第一次见到这东东也不认得,只知道它是木头做的),浑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两只眼睛,两条腿从木匣子顶端搭拉下来,脚差一点就踩到车老板和我老爸的肩头上了。

离开那家医院的时候,12岁的姐姐叫我哭,我却觉得穿了这身白衣服,浑身上下包裹得像粽子,样子像个雪人,一定很滑稽很好玩,心里一个劲儿想笑,无论如何也哭不出来。而且,有件事情我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:老爸和那些大人们往木匣子里放妈妈时说,我的妈妈太累了睡着了。我想:既然我的妈妈太累了,睡觉就睡觉吧,干嘛睡得那么死?我那么叫她摇她都不醒?睡觉干嘛非要藏进那么厚实的黑漆木匣子里睡?那里又冷空气又不好。姐姐干嘛非逼着我哭不可?难道她睡觉我也得哭吗?等到她睡觉我也得哭的时候,她又长眠不醒了。

本文由365bet开户平台发布于情感专区,转载请注明出处:长篇小说:坐棺

关键词: 365bet开户平台 我去 马车 载着 远方